倾听平寨的故事

时间:2018-05-22 作者:通讯员 贺明勇 来源: 黔西南日报

? ? ? 册亨县城西面的纳福新区后山坡上,有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地方——平寨。这是一个被“遗弃”的村庄,先前热闹非凡的布依族寨子,人们已经逐渐搬迁到山脚下靠近县城的马路边,只留下稀疏的房屋,散落在近千亩的天然林或包谷地中。

  平寨是有故事的。因了那条从垭口上蜿蜒而过的古驿道,让人遐想到历史深处达达的马蹄声和过往商贾来来往往,只留下几许陈年旧事;更因为那些参天的大树,苍劲而古朴,记录着多少神话传说。

  平寨故事得从树说起

 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平寨有一株叫“斐闷”(布依语faixmeanh)的神秘古树,古树很大,大到树干和树枝都成了通天的路。相传,寨子常常有顽皮的小孩顺着树干往上爬,去了就再也不回,也有青年男女上去唱着山歌就无影无踪的,据说那些上去的人,已经上天去了。因此寨中人认定这是一株“恶树”,智慧的人们要将它制服。于是就用斧头锯子砍掉这株恶树,为民除害。可是当斧头砍树时,每砍一下,树干上刚拔出斧头的斧口马上合拢,如此这般,无可奈何。后来不知谁想出一个办法:当砍出一个口子或锯子锯出一个口子时,就迅速用铁片塞进去隔住,以免树干长拢。这样,一点一点才把大树砍下来。当大树轰然倒地,人们发现,这株树的树根在平寨,枝桠却倒在了几十公里以外的洛法寨子,可见古树之大。砍倒这株恶树以后,人们就找来榕树苗,在平寨种上几十上百株榕树,就成了今天看到的古榕树群了,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县城周边一道神秘的风景。这个关于古树的传说,说明了树神崇拜在当地布依族心目中占有的重要地位。

  平寨故事不只与树有关,那些门前长满杂草的、人去楼空的瓦屋,或者偶尔冒出炊烟,门前的木栅栏内小鸡在啄食,显得这里的吊脚楼更加幽静,抑或偶尔会走出提着水烟筒的老人,多半是那些不愿意离开古寨的长者。他们每一个人都能讲述一段有关平寨的故事,就像那些吊脚楼,装满了逝去岁月的记忆。

  如果你走近其中的一位,他们会给你讲起“员外夺妻”的传说——一个忠厚老实的布依族小伙,其妻子被员外夺走,她在一路偷偷撒下油菜籽,等到第二年春天,小伙顺着油菜花开的小路,终于找到美丽的妻子,恩爱夫妻得以团圆,员外受到惩罚——变成了一尊灶台。

  平寨总是与爱情有关

  与爱情有关的还有这里的一座山,布依语叫“浪哨山”,汉语叫“玩表山”,这里说的是浪哨山上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:传说平寨有一对青年男女,他们在浪哨中通过对歌,从相识、相知到相爱。像许多让人遗憾的爱情故事一样,在他们海誓山盟,步入爱河,憧憬美好未来之时,却遭到了包括父母在内的世俗的反对,鸳鸯遭棒打,情人难相见。于是他们私自约定:“在生不能同枕,死了也要共坟”。于是二人来到他们曾经浪哨的地方,倾诉了三天三夜,歌唱了三天三夜,也哭泣了三天三夜。在“此生无缘重相聚,只有来生共枕席”的唏嘘歌哭中,同时吞下剧毒的“断肠草”,相依相拥,双双殉情,留下一尊男女拥抱的“雕塑”。这一悲壮之举感动了山上的蚂蚁,它们从四面八方衔来一粒粒黄土,一点点地把这对情侣掩埋,不知用了多少时间,终于垒成了一座巨大的坟茔,这就是后来人们看到的“蚂蚁坟”。

  其实,平寨故事远不止这些,那些搬到山脚下的新居民,也在讲述着他们的历史。平寨人搬到公路边确实有钱了,住上了平房,有的买了汽车,但总觉得少了什么,想找回点什么。从2010年开始,平寨所属的村——红旗村就成立了两支布依文艺演出队,在纳阳寨子就有群众自发组织三十多人的队伍,演员年龄最大的78岁,最小的只有8岁。这里,仍然有古稀的老人会咏诵古老的布依族歌谣,讲唱神秘的布依摩经,年轻人表演精彩的布依戏,演奏天籁般的八音古乐。原先的古平寨,有一种人和鬼神对话的“打迷纳”,一直流传至今,逐渐演变成一种古歌说唱,被搬上了舞台,参加“多彩贵州”文艺大赛。这个村的文艺队在农闲时候或者晚上排练,遇到哪家有红白喜事就去演出。这些文艺队的领头人和村干部,想把平寨搞成旅游的地方,他们想在这里演布依戏给客人看,唱布依歌给客人听,想让布依文化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。他们村知名的布依族民间女歌手、布依戏传承人黄成珍成立了册亨县第一个布依族民间文艺演出团,她要带着她的队伍,走出黔西南,走出贵州,这是她的梦,也是平寨人的梦。

  近年,县政府着手将平寨纳入“中华布依文化生态园”中的重要景点来规划。目前,沥青路面已经铺至山顶,游人可以开车或徒步到这里观光,倾听和感受平寨的历史故事和风景。相信不久的将来,平寨将演绎出经久不衰的、更加美丽动人的故事。

相关阅读
相约黔西南 来一场消夏之旅

相约黔西南 来一场消夏之旅

黔西南地处黔、滇、桂三省区结合部。喀斯特峡谷、峰林、天坑、溶洞等景观在这里富集,地下黄金储量大,被命名为"中国金州",高品位观赏石多,有&q...

情牵北盘江 畅游山水纵情欢歌

情牵北盘江 畅游山水纵情欢歌

北盘江风光。北盘江风光。北盘江一行,我们与友人各有收获。玉林写了一篇散文,春生写了一篇游记,龙成写了一篇报告文学;而我,收获了一首诗:依水孕育恒古梦,造湖光照牂...

黔西南,悠闲的生活令人向往

黔西南,悠闲的生活令人向往

实习记者 聂珊珊依山傍水的美丽小区。万峰湖一景。八卦田。习惯了蓝天白云,呼吸着略带泥土清香的空气,游惯了的山水田园,那各种风味小吃留香口齿,这一切,在黔西南生活...

烟雨董箐

烟雨董箐

董箐,由于修建电站筑坝而形成的9.55亿立方米人工湖,位于镇宁与贞丰两县交界的北盘江上,其上游为马马崖水电站,下游为龙滩水电站。董箐因电站而兴,也因电站而一夜成...

参与评论

他们说...

预订常见问题
付款方式
签订合同
其它问题